《長·安》用交響樂演繹唐詩
2021-04-19 17:58:35 來源: 北京晚報
關注新華網
關注頭條江西
圖集

  國家大劇院第七屆“中國交響樂之春”的舞臺上,22支樂團中,不乏實力雄厚的“國字頭”,也不乏歷史悠久的名團大團,一支年輕的地方樂團如何被觀眾看到?

  4月17日和18日,西安交響樂團與合唱團連續兩天上演《長·安》唐詩交響吟誦音樂會。整個“中國交響樂之春”期間,除了主場的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,這是唯一一支被安排了兩個完整場次的受邀樂團,并且是周末黃金檔。

  《長·安》契合傳統文化熱

  “能感覺到,國家大劇院對我們的票房還是很有信心的。”西安交響樂團品牌總監曹繼文倍感榮幸。

  可這份信心的底氣從何而來呢?大型交響樂《長·安》這部作品本身或許可以成為一個支撐點。《長·安》由上海音樂學院教師、青年作曲家孫暢創作,取材自家喻戶曉的唐詩名篇,首演于2020年11月。《長·安》分為《長安古意》《春江花月夜》《將進酒》《桃源行》《蜀道難》《邊塞詩六首》《琵琶行》7個樂章,跨越了唐朝勃發、盛世、衰落的不同階段。在曹繼文看來,“一支來自西安的樂團,去做一些和中國文化嫁接的概念,是很契合的。”規劃樂團的作品時,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唐詩。

  《長·安》是極為契合樂團和城市氣質的一部作品,也切中了當下傳統文化備受關注的機遇。“中國文化的熱度越來越高。”樂團的駐地西安音樂廳坐落在網紅打卡地“大唐不夜城”街邊,曹繼文發現,最近幾年,穿漢服的姑娘小伙越來越多,“尤其是95后和00后,從他們身上,特別能感受到那種熱愛。”

  唐詩有“風骨”又有音樂性

  有關《長·安》的策劃從2018年就已經開始,2019年8月,孫暢才完成創作。“整個過程還是比較艱苦的。”孫暢回憶,一年中,他把大部分時間放在了看書上:首先要選擇詩作,唐詩的存量浩如煙海,該怎么取舍?孫暢和樂團反復溝通,著重選擇了那些既有“風骨”又具備音樂性、戲劇性的詩篇;接下來是深挖唐詩的內涵。詩人到底懷有怎樣的心情?他們落筆的訴求是什么?孫暢要用音樂把文字間包裹的思緒傳遞給觀眾。

  “比如第一樂章《長安古意》,它看似是盛大繁榮的,但背后也有危機,很多后來的災禍,當時就已經有了苗頭。”因此,孫暢的音樂有著同樣的明媚,但淡淡的危機感若隱若現,直到第六樂章終于摧枯拉朽、噴薄而出,戰爭到來了。

  《長·安》的表現形式包括朗誦、古琴吟誦、戲曲念白、純粹的器樂演奏等,濮存昕、張鐵林、郭達三位知名演員擔綱朗誦部分,一定程度上奠定了《長·安》的票房基礎。

  樂團用短視頻吸引年輕人

  跨界讓西安交響樂團不斷“出圈”。去年疫情期間,他們曾帶著音樂會走進秦始皇帝陵博物院,攀登華山之巔,深入秦嶺腹地,被網友們調侃為“全網第一整活兒樂團”。一次次碰撞中,樂團的知名度大增。著名導演陳薪伊是西安人,看了這些天馬行空的創意,她由衷感慨:“上華山,咋想的嘛!”在年輕人鐘愛的B戰、抖音等平臺,樂團同樣活躍,幾十秒的短視頻兼顧趣味與普及,力圖消除大家因為陌生而對古典音樂產生的“恐懼”。曹繼文說:“我們一直在做一個年輕樂團該做的事。年輕意味著活力,意味著更加善于用當代的方式和公眾溝通。”

  作為職業交響樂團,提升音樂水準,永遠是最為關鍵的事業命脈。2021年對西安交響樂團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,音樂大師譚盾成為榮譽藝術總監,孫暢成為第一位駐團作曲家。孫暢看到了樂團的付出和潛力。《長·安》中有極難的片段,描繪戰爭場面時,你哭我喊、天昏地暗,“各種細節非常多,臺上的人都演瘋了”,尤其讓他驚訝的是,合唱團竟然能背譜演唱。正式駐團后,孫暢期待能與樂團擦出更多火花。接下來,他們將開啟另一部新作《道德經》的創作。(記者高倩)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吳亞芬
加載更多
江西萬載:情景劇讓黨史學習教育“活”起來
江西萬載:情景劇讓黨史學習教育“活”起來
1米老師唐友良:為無聲世界的孩子帶來亮色
1米老師唐友良:為無聲世界的孩子帶來亮色
春田花花漫游記丨 四月芳菲井岡山
春田花花漫游記丨 四月芳菲井岡山
安全教育進校園
安全教育進校園
?
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51127348302
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玉网